张家口信息网
育儿
当前位置:首页 > 育儿

诸天我为王 正文 正文_第二百三十五章 参悟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9:05:40 编辑:笔名

诸天我为王 正文 正文_第二百三十五章 参悟

“江河,你说,你是怎么修练成的?”

此时,大长老沉声喝道,这是大长老第一次的动怒,他郑重无比。

“这件事嘛,说来话长。”

江河慢吞吞地说道,对于大长老的神威也不惧,他顿了一下,然后悠然开口。

“当日参悟了落日心法后,不知不觉就进入了天人合一之境,没多久,突然就睡着了。”

“在这个时候,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,梦到了一位白袍老人,白袍老人说我与他有缘,所以传授我这种神异的功法。”

“后来,这位白袍老人就把这门功法传授给我,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功法,现在长老一说,我才知道它的名字……”

江河不紧不慢的吧事情说出,有鼻子有眼,说得跟真的一样,只是让在场的堂主长老觉得太离谱了。

“一派胡言,世间哪里有这么离谱的事情,梦中传道,这只能是哄骗三岁小孩!”徐燃厉喝道。

而大长老不理徐燃,盯着江河沉声地说道:“这个白袍老人生的什么模样?”

“这个嘛,我在梦里面,记不是很清楚。”

江河偏头,故作思索了好一会儿,最后把无名剑祖的模样形容了一番。

当世之中,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无名剑祖长得是什么模样了。

他寥寥几句,就足可以把无名剑祖的模样勾勒出来。

听到了江河的描述,大长老他们心神一震。

虽然在长河宗树有无名剑祖的雕像,但这终究是出于他人之手,终究有失其神韵。

可长河宗秘密收藏着一幅无名剑祖的画像,这是无名剑祖亲手画的,这幅画像不只是画像那么简单。

这一幅画像承载着无名剑祖强大的至尊真意,它是长河宗的镇派之宝。

若是祭出此画像,可以庇护长河宗,斥退强敌。

这幅副像的至尊真意不能轻易用,用的次数多了,威力会锐减,至尊真意会随之消失,所以,不到灭门之时,长河宗不会轻易动用。

作为八大长老,都曾经见过这一幅画像,祖师的无上身为给了他们不可磨灭的印象。

现在江河寥寥几句,就描述出了祖师的容貌威严!

除非是见过这一幅画像了,否则,不可能如此生动地形容出祖师的音容笑貌,神态威严。

听到江河如此生动地形容无名剑祖的容貌,这让大长老他们几位长老心里面为之震撼,难道祖师真的是托梦于江河?

“其他弟子退下,堂主长老留下,没有命令,任何弟子都不得进来。”

最终,大长老下达了这样的命令。

当诸弟子退下之后,场中只留下长河宗的长老堂主诸人,长河宗的高层全部都在此。

此时,场中的气氛显得凝重。

为了这件事,大长老还封禁了这个地方,不允许任何人靠近。

“你把梦中所记下的星河镇世经默抄一遍,给我看一看。”最终,大长老沉声地说道。

“师兄,你不会真的相信这种离谱的事情吧。”

此时,徐燃十分不满地说道:“这一定是小畜生偷学了我们的星河镇世经!”

大长老看了徐燃一眼,沉声地说道:“藏秘籍的地方,除了我们八个人,还有谁知道?”

“要想打开那个地方,徐师弟应该知道整个程序,没有我们的同意,其他人能打开吗?”

“除非长生强者亲临,强力破坏,否则,谁能取出秘籍?秘籍在不在,我们心知肚明!”

孙长老也沉声地说道:“是呀,若是那个地方都被人攻破了,我们长河宗也危了,现在却安好无损,说明没人强攻。”

“徐师兄,你觉得江河他有可能从那个地方偷学到星河镇世经吗?除非徐师兄暗指师兄偷传授此术给江河了!”

“这个我可不敢,你不能乱说。”徐燃悻悻地说道。

就算他想暗指,那都是不可能的,其他的长老堂主也不会相信这样的暗指。

最终,江河默写出了星河镇世经的心法,而且其中添加了许多奥义心得。

抄写出来的心法,只有大长老与传功长老能看,传功长老都只能看前面三重,一看之下,大长老与传功长老为之动容。

这不单是完整的星河镇世经心法,而且其中所旁白的奥义,远远比他们所参悟的还要博大精深!

能参悟到这样的火候,莫说是他们,只怕他们以前的太长老都不行!

参悟到这样的境界,能有此的积累,只怕是能达到大贤的境界!

这个时候,大长老为之震撼,难道真的说,祖师托梦给江河了?不然,这该怎么样解释?

大长老不说话了,在场的堂主和堂主都已经明白怎么一回事了。

这让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,难道真的有托梦传道这样的事情,这样的事情太离谱了,实在是让他们都难于相信。

“你梦中的白袍老人还说了什么呢?”最终,大长老看着江河说道。

江河认真地想了想,最后说道:“哦,对了,白袍老人还说,我肩负着大任,未来长河宗的振兴就落在我的肩上了。”

“白袍老人说,以后想学其他更深奥的功法,就用其他相近的功法呼唤他,他就有可能出现在我梦中。”

“荒唐,大言不惭,就凭你也敢言振兴长河宗!”徐燃斥喝道。

“你继续说下去。”而大长老打断徐燃的话,沉声对江河说道。

江河搔了搔头,认真地说道:“那个什么相近的功法,这个我就不怎么能理解了,所以,最近我是很苦恼,一直无法呼唤白袍老人。”

“应该说是秘术末技!”

此时,孙长老忙是说道:“你修练了我宗门心法,他就传你星河镇世经,如果你修练其他的秘术,说不定他会传你失传秘术。”

“这事太荒唐了。”

徐燃冷冷地喝道:“孙师弟,这种荒唐的说法你也相信,这种说法,也只能是骗骗三岁小孩!”

“哼,这样的说法,无可对证,怎么便他怎么样说都行。”

“等等,或许我们可以对证一下。”

此时,三长老开口说道:“让江河修练另一门秘术末技,看他能不能呼唤他梦中的人,如果他能再默写出另一门镇派秘术,这足可证明这是梦中授道。”

“这个方法可行。”

传功长老也赞同说道:“如果真的如此,江河所说,只怕是属于事实。”

这种说法实在是太荒唐了,不止是在场的堂主,就连一众长老都也不怎么相信。

但在这种荒唐的说法之中,让长河宗一众高层,又抓到了一缕希望的曙光!

现在长河宗衰落,诸大门派虎视眈眈,衰落的长河宗就像是狼群中的肥羊一样!

现在,对于长河宗的长老堂主来说,他们都需要一个奇迹,需要一个振兴长河宗的奇迹。

若是祖师无名剑祖有灵,依然庇护长河宗的话,说不定会真的托梦于门下弟子。

此时,徐燃也不由顿了一下,最终沉声地说道:“如果他愿意实证一下,我也无异议!”

“你可愿意?”

大长老看着江河,沉声开口,作为长河宗大长老,他见过无数风浪,他当然知道这样的说法实在是太离谱太荒唐了。

然而,肩负着长河宗重任的他,他在心里面也渴望有着这么样的一个奇迹。

希望祖师爷能够给他们带来中兴的希望!

今日,似乎就要实现了!

“长老,我身正不怕影歪,不论长老如何考验,我都不怕。”江河这话说得锵铿有力,赢得其他长老堂主的好感。

接下来就是选功法的事情了,诸位长老相视了一眼,最后传功长老说道:“以我看,选无心剑吧,在这一方面,唯有孙师弟最有研究。”

事在的长河宗可以说是秘术少得可怜,完整的镇派秘术只有星河镇世经,这也是长河宗传承的秘术中最强的秘术。

除了完整的星河镇世经之外,还留有两门镇派秘术。

不过,这两门镇派秘术残缺的十分厉害,这两门残缺厉害的镇派秘术之一的无极剑典相对好一点。

尽管如此,长河宗的长老都不敢轻言修练两门秘术,因为残缺得十分厉害,一有差错,就走火入魔。

这是把一生的修行搭进去了,所以,长老们转而修练其他功法。

孙长老入门修练的功法乃是无心剑,这门功法对于他来说太重要了,在以前,他一直想修练残缺的无极剑典。

为止,他对此秘术的残卷作了很深的研究参悟。

然而,最后他发现,这门秘术残缺得太厉害了,无从修练,最后,他不得不放弃,转而修练其他的先贤功法。

现在要考验江河,只能从两门残缺的秘术之中选一门。

而在这其中,孙长老又对无极剑典最有研究。

所以,经过长老们讨论之后,一致决定让江河修练无心剑。

这样决定下来之后,江河又回到了住所,这一次八大长老亲自坐镇住所,看守着江河

对于这件事,不论是八大长老,还是其他堂主,都是十分重视!

徐燃是一心想斩江河,他的两个徒弟惨死在江河手中,此仇不报,让他食寐不安。

不过现在这件事情不是他能作得了主,更重要的是,徐燃有了另一个打算,所以,为自己徒弟报仇的事情,江河倒不着急了。

八大长老同意之下,传于江河无心剑秘籍,在这个过程中,江河不得离开住所,只能安心修练无心剑。

无心剑,由无极剑典延伸出来的旁门小伎。

这门无极剑典,此乃是无名剑祖所创的秘术。

这门秘术威力虽然不能与星河镇世经相比,知识作为镇派秘术,依然强大得无与伦比。

无极剑典的雏形,江河比长河宗任何人都清楚。

当初他和无名剑祖切磋之时,二人约定以神识相战,互相进入对方的记忆中,观察各自功法长短,查漏补缺,达到剑道无缺后,再做切磋。

可以说,江河亲自目睹了无名剑祖创造这门秘术的过程,其中艰辛、奥妙,除了无名剑祖本人外,无人比他更了解了

江河虽然知道,却他并不着急告诉长河宗的长老们,一天天过去,让长河宗的长老们干着急。

半个月过去,江河依然还在“参悟”,毫无动静。

此时,莫说是其他的人,就是诸位长老都不由动摇了。

诸位长老心里面渴望一个奇迹,虽然这种事情听起来荒唐,但,他们还是真的渴望有这样的事情发生,希望长河宗能得到祖师的庇护。

三亚治疗妇科费用
蚌埠什么医院治牛皮癣
江门治疗卵巢炎医院
三亚治疗妇科医院
蚌埠治疗牛皮癣费用